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堵河文苑

【改革開放40年】四十載鞋里風情

編輯:謝瑩
字體:
發布時間:2018-10-23 09:29:05

縱觀改革開放四十載,人們的衣食住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雙雙琳瑯滿目的鞋子正是這個歷史悄然巨變的見證者。
  在我兒時的記憶中,每當秋末初冬時節,父輩們會約上三五好友到山上去割龍須草或用上好的稻草編制草鞋,只見父親總是會把龍須草或稻草攤開曬干,然后用木棍敲敲打打,使這些草變得柔軟,那么制出來的草鞋穿在腳里才會感到舒心養腳。
  在我上小學時,母親常常把破舊被單洗凈曬干,然后用她獨家秘熬的糨糊把那薄厚不一,顏色不一,新舊不一的布料粘貼到廢舊木門板上,在太陽底下暴曬幾個小時后就成了硬邦邦的“闋子”,取下這一張張“闋子”,然后心靈手巧的母親側身把笸籮里的剪子取出,比對著舊鞋或讓我們脫鞋現場劃印,按腳大小在報紙上剪出鞋樣子,接著把這紙鞋樣縫在層層疊加的闋子上,最后上下各敷一層棉白布,咔嚓幾下就剪出了鞋底,有了鞋底為模子,母親剪起鞋幫來毫不費力。做完這些,在每個夜深人靜的晚上,我都能聽到棉線穿鞋的“嗤嗤”聲,每天黃昏目睹著母親手戴頂針費力穿扎的樣子我都有種說不出來的心酸,所以每當鞋穿在腳上我都十分愛惜,抬腳行走無聲,除了暖暖的母愛溢滿心頭,更多地是領略到觸碰地面的起伏感與天地間的浩然恩德。
  隨著計劃經濟的一去不復返,布鞋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那年供銷社的玻璃柜里開始出售皮鞋。一個偶然的機會,母親獲得了走出大山進城的機會,回來時給我捎回了一雙時興的紅皮鞋,小巧而精致,我穿著它在“六一”兒童節那天閃亮登場,隨著舞臺謝幕,除了收獲到雷鳴般的掌聲外,還有滿滿的自信與傲嬌,那些鼓勵、羨慕與忌妒的眼神紛至沓來。由此,我明白在某種程度上鞋子的風韻記載著這個社會最本質的“底色,”也佐證了改革發展的“里程碑。”
  四十載飛躍,現如今鞋子的款式早已目不暇接。今日之中國正在續寫著“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的神奇,百姓的小小鞋子雖不如神舟奔月,天宮遨游,蛟龍入海,天眼探穹,北斗導引那樣高大上,但它卻是人們生活的日常,小小的鞋子與這些國之重器“中國號”集結為伴,正以蓬勃的姿態暢想著中國未來的無限奇跡……(楊志艷)

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